<output id="fuks2"></output>
    <i id="fuks2"></i><ins id="fuks2"></ins>
      1. <wbr id="fuks2"></wbr>
      2. <track id="fuks2"></track>

        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思想库/香港须对国家制度有自信\李继亭

        2021-05-06 04:24:10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香港人长期有一种“制度不自信”,一是对国家制度的不自信,二是对香港实行的“一国两制”不自信。这种不自信的原因,既有港英时代长期的意识形态灌输之故,也有西方长期垄断的舆论高地影响,更有回归后失败的教育因素。盲目崇拜西方的一切,对自己家的东西什麼都“看不惯”。这种心态一日不改变,香港也就难言真正进入新的发展时代,也不可能準确把握未来的发展趋势。

          张眼看世界,中国的制度真的“不行”吗?最近有两件新闻,值得港人认真看一看、想一想。

          “结果逻辑”看制度优越

          第一件,近日有人将美国《纽约时报》在2020年2月,也即一年前刊登的一篇文章翻出来,引起热烈的讨论。文章有这麼一段话:“病毒谁身上都有,为什麼有的人得病,有的人却安然无恙?这是因为不同的人抗病毒免疫力不同。危机的种子哪个国家都存在,为什麼有的国家有惊无险、顺利化解,有的国家却会酿成重大公共事件乃至社会政治危机?这是因为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制度化解和应对危机能力不同。”

          写这篇文章的,是内地一名著名的“公知”(公共知识分子),主要是想藉武汉爆发疫情去批评内地的政治制度。但过了一年再看这篇文章,就极具讽刺意味。那句:“为什麼有的国家有惊无险、顺利化解,有的国家却会酿成重大公共事件乃至社会政治危机?”有如灵魂拷问。

          铁一般的事实证明,面对前所未见的疫情,是中国这个在西方舆论眼中所谓的“没有民主的国家”,有效控制并“顺利化解”了危机;又是美国及印度这两个“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将疫情“酿成了重大公共事件乃至社会政治危机”,感染人数、死亡人数,双双“领先世界”。

          按传统上西方政治学的“结果逻辑”,显而易见,中国的政治制度远远优先於美国的制度,中国政府“以人民利益为先”的执政理念,高效有力的体制运转,击败了美国及印度的制度。这难道还不能说明中国制度的优越性?

          第二件,同样有关疫情。近日媒体报道,世衞组织免疫战略谘询专家组研究了国藥疫苗的三期疫苗临床试验,前两期试验是在中国进行的小规模研究,第三期试验是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巴林、埃及和约旦进行的大规模研究。报道称,这项研究总共评估了2.8万人,对於18岁至59岁成年人接种国藥两剂疫苗,世衞对其预防有效性有“高度自信”,对“接种后发生严重不良事件的风险较低”有“中度自信”。这一结果,再次证明了中国研製疫苗的有效。

          疫情之下,谁最先获得疫苗,谁就能站在抗疫的主动位置。中国不仅能研发出多款疫苗,并且将疫苗作为全球抗疫的“公共产品”,至今最少已向53个国家提供了数以千万剂的疫苗。反观美国,面对同为“民主国家”的印度,面对极度严峻的疫情,竟然从三月份开始限制疫苗生产所必须的“原料”。哪个公道、哪个自私,岂不一目了然?如果要说对世界的责任,美国还能理直气壮吗?

          疫情是一次危机,也是一次大考,更是制度好坏的全面检验。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在全国上下和广大人民群众共同努力下,中国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全国生产生活秩序加快恢复的态势不断巩固和拓展。去年更成为全球主要经济体唯一录得经济正增长的国家,今年第一季度更录得18.3%的惊人数字。种种事实充分彰显了中国共产党领导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显著优势。

          施政思维须适时转变

          以上两宗新闻,只是两个例子,还有更多事实也堪证明。中国的制度是优越的,这是事实而不是什麼“政治宣传”。对於香港人来说,要认识到这一点,以往很可能很难。但疫情之下的世界百态,将许多曾经美丽光鲜的外衣给扯了下来,美国制度的“金玉其外”,掩盖不了“败絮其中”的本质,这不仅是对香港特区,更是整个世界重新再认识的一个机会。

          香港回归至今快二十四年,但香港居民严重缺乏对国家制度的认识,长期受到西方舆论抹黑醜化中国的影响,甚至於,站在西方的立场上攻击自己的国家。或者从一个更宏观的角度去看,制度是国民自信的核心体现,香港居民缺乏对国家制度的自信,实际上就是缺乏对国家的信心,也就是缺乏对身为中国人的自信。一个对自己没有自信的人,如何能站在时代之先?

          要扭转这种制度不自信,需要时间,但香港特区内部的种种制度,必须作出相应的调整。教育固然是最核心的一块,包括中小学教育以及大学教育,都需要作出必要的引导;但其他的如政府施政的指导思想,也是核心。香港不能一切只尊崇所谓的“自由民主主义”、不能只看到这一制度的优点而无视其严重的缺陷。施政的主导思想不作出主动积极改变,也就不可能真正认清形势、看清世界发展大势下的香港地位和角色。

          资深评论员、智库研究员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