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fuks2"></output>
    <i id="fuks2"></i><ins id="fuks2"></ins>
      1. <wbr id="fuks2"></wbr>
      2. <track id="fuks2"></track>

        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议论风生/民主党新生代需蜕变成爱国者\陈光南

        2021-04-09 04:24:47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香港国安法和选举制度的完善,大大改变了香港的政治生态,揽炒派公开地勾结外国势力、通过有预谋的操纵选举夺取政权、捣乱社会秩序形成“颜色革命”的政治环境,已经没有任何空间。因此,民主党怎样适应新的政治环境,需要有一段时间的转型和过渡阶段,这涉及到三个领域:第一,组织人事的转变;第二,支持者心态的逐步改变;第三,要完成策略的逐步的过渡,逐步认识生存下去的价值。

          “新生派”并无政治包袱

          民主党上月举行的交流会,本来是要讨论在新选举制度下,民主党应否推候选人参加未来的三场选举。结果出现严重分歧。“元老派”主张不要参选,认为参选是屈辱;即使当选了,也不能够在立法会发挥作用,变成了政治花瓶。但是,“新生派”则没有任何政治包袱,他们主张民主党区议员应该宣誓效忠香港特区,可以採用当年司徒华的务实路线,不要直接衝击法治的底线,只要有服务市民的机会,民主党都应该参选,为市民发声。因为民主党的声音,可以代表一部分市民。

          “新生派”和“元老派”在会上争论激烈,主席罗健熙明言党内意见分歧,将以会员大会投票表决,预计最迟9月选委会选举后作决定。这说明了罗健熙所代表的“新生派”已经找到了一个明确的出路——逐步改变或是逐步地蜕变,今后还有五个月,“新生派”可以掌握会员的大多数,所以,通过了会员大会作出决定,任何民主党中央领导都不需要为蜕变承担责任,决定的责任由全体会员承担了,高位者什麼政治风险也没有。

          民主党今次蜕变的规律,就有如昆虫由幼虫蜕壳变长有翅膀或坚硬外壳的成虫,蜕掉了,旧的躯壳就没有用。民主党支持2014年非法“佔中”、前年大力支持本土激进分子上街都是旧有的躯壳,若果要生存下去,就一定要蜕掉。香港国安法公布实施后,揽炒派纷纷退出“民阵”,有些人退出政坛,有些人畏罪潜逃,其动机都是为了逃避国安法的惩罚,他们清楚明白,今后反中乱港、挑战基本法、勾结外国势力的人都不能进入建制。

          基於这些原因,与美国关係密切的民主党“元老派”,根本就不可能进入建制。所以,他们坚决地反对民主党今后继续参选。“新生派”则不同,他们与美国没有太大关联,所以他们极力主张参选。

          两派的矛盾很容易解决,民主党再举行会员大会的时候,只要“元老派”不再担任党务,民主党中委清一色换上没有出位言论的“新生代”就行了。

          既然中央和行政长官都说“泛民”也可以参选,那麼,今后五个月民主党就静观其变,等候中央和特区政府讲出更多“泛民”中的爱国者需要什麼样的品格或者负面清单,再作定夺。相信正面的品格要求今后将会减辣,负面清单今后也可以缩短一些。这个过程,民主党可以通过中间人讨价还价尽量减少限制。

          爱国岂是“放弃尊严”!

          至於策略的调整,完全可以按照形势的发展,在国家政权、选举制度和管治制度、国家安全、香港繁荣稳定的问题上作出改变,满足“忠诚反对派”的要求;在人事上,民主党会吸引更多新的会员,新的专业知识分子参加选举,佔领高端的人才领域。

          刘慧卿担心民主党参选要放弃尊严及立场原则,但“新生派”认为若杯葛选举,民主派会被边缘化,以及无力继续推进民主运动等。事实上,要参加选举,一定要放下身段,要吸引中间的选民。如果要进入建制,首先要承认自己爱国,刘慧卿已经公开说“我也是爱国爱港”,既然如此,要争取选委会五个组别中裏的两个委员的提名,怎麼算是“放弃尊严”?

          现在民主党有部分人担心,如果蜕变速度太快了,可能失去当年支持他们的选民,但更多的人认为,有了香港国安法和新选举制度,整个香港的政治生态都在改变,民意的趋势也在改变,更多人希望减少政治争拗,追求经济的发展和民生的改善,让下一代的年轻人能够置业安居。所以,民主党若不改辕易辙,是不可能符合现实和香港的发展趋势。

          资深评论员

        点击排行

        美国电影禁忌乱偷dvd版高清,五月天丁香婷深爱综合网,欧美video丝袜连裤袜,青青国产揄拍视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