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fuks2"></output>
    <i id="fuks2"></i><ins id="fuks2"></ins>
      1. <wbr id="fuks2"></wbr>
      2. <track id="fuks2"></track>

        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知见录/也说慢直播\胡一峰

        2021-04-09 04:25:06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慢直播”最近受到关注。按照通行的定义,“慢直播”是对事件的原样呈现,没有剪辑和后期製作。若以做菜为譬,好比白水煮白肉,不加佐料,原汁原味。一九六三年,有位叫安迪华荷的美国艺术家拍摄了一部电影,即时记录了诗人约翰.乔尔诺五个小时的睡眠过程。这部电影的名为《沉睡》,被称为“慢电影”,也被视为“慢直播”的前身。到了二○○九年,挪威电视台纪念卑尔根铁路诞生百年,拍摄了七小时的火车行驶,没有后期处理,据说观看者接近当时挪威总人口的四分之一。去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直播雷神山医院施工,吸引了四千万人同时上线,所谓“云监工”,有的评论者认为是内地“慢直播”标志性的事件,并说“慢直播”给了人主动参与感。

          我想,对於部分情境而言,这个看法或许是正确的,但恐非适用於全部。“慢直播”更吸引人的,恰是不参与。小孩子最喜欢守着某件事自顾自地“欣赏”。有位同学说她儿子的嗜好是在餐馆大玻璃窗前看厨师切牛肉,怎麼喊都不走。我女儿小的时候,一度热衷於看鸽子在天空盘旋,而当时她还不认得鸽子。我以为,这是一种童心。童心之真,在於无所挂碍,随处停歇,以本心与世界对视,虽反覆不觉厌烦。如“慢直播”确是对事态本相的表露,人们对“慢直播”的热衷,或正出於童心。这其实是一种无目的的观看。而所得的欢欣,也在於无目的带来的放鬆和舒坦。

          生活中的大多数观看都是有目的的。有些出於观看者的意图;有些是被观看者刻意营造的,即便现下网上的“直播”,大多也是表演;在今天的演算法环境下,还有些观看目的来源於技术,比如偏好推送。而经验告诉我们,心之所求经常源於反向激励下的补偿需要。可能正是今天的观看目的性太强了,反而让人们期盼在双目放空中重新看一看这个世界吧。

        点击排行

        美国电影禁忌乱偷dvd版高清,五月天丁香婷深爱综合网,欧美video丝袜连裤袜,青青国产揄拍视频 网站地图